“网红经济”泛起泡沫

“Papi酱”本名姜逸磊。她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在读研究生。她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迅速蹿红,个人微博粉丝超过760万人,总粉丝数超过1181万人的“2016年第一网红”。

2015年10月,“Papi酱”开始在网上上传原创短视频,她以一个大龄女青年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,对日常生活进行种种辛辣的点评和吐槽,此后,她每周一发布自己的视频节目。截至今年3月20日,她的节目在各视频网站的总播放量达2.9亿次,集均播放量753万次。

据人民网报道,4月21日,网络红人“Papi酱”将在阿里巴巴拍卖平台开启“中国新媒体的第一次广告拍卖”,拍卖当天中标的企业,在与“Papi酱”协商后,可选在2016年5月21日后任意一周的星期一,在“Papi酱”视频主节目后的彩蛋位置获得一次定制的广告内容。部分企业甚至表示,将准备1000万元的资金参与此次“新媒体广告第一拍”。而就在不久前,真格基金、罗辑思维、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分别共投资“Papi酱”1200万元,这也是“Papi酱”拿到的首轮投资,其目前估值1.2亿左右。

近期,随着一大批网络红人的出现,围绕网红生发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,并被称为“网红经济”。在流量变现成为互联网商业逻辑的时代,“Papi酱”的商业价值奇货可居似乎是理所应当的。

随着微信公众号、短视频、直播平台等更多自媒体平台的出现,越来越多的网红出现在公众眼前,围绕网红衍生出的产业链也令人眼花缭乱:“网红孵化公司”“网红培训班”应运而生,网红推手、网红营销公司成为其背后的强大团队,网红代言产品、网红经营的淘宝店也收益大增

目前存在的“网红孵化公司”“网红培训中心”,其核心业务就是迎合部分年轻人想要成为网红的心态,对其进行培训和包装。不少人担忧,会助长社会的浮躁之风。

为了成为网红,一些人也突破了底线,炫富、色情等内容随之成为监管的难题。今年初,仅斗鱼直播平台就两度被爆涉黄。从这个角度说,这个商业链条需要一次及时的道德校准和净化,相应的监管机制也亟须建立。

裁判长着“电子眼”,足球有颗“智慧芯”……世界杯看的不只是足球,还有科技的变化。

进入6月,漫天飞的促销红包、预售、定金、满减信息,预示着“618”年中大促即将来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